过度依赖进口原油,包括油气管网、电网在内的改革将向前推动

  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在即,外界对能源领域改革有诸多期待。

据《信报财经新闻》报道,还有不足两周的时间,便将迎来市场期待已久的“三中全会”。近日,来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文件,已透露了“三中全会”的大方向;当然,具体政策仍有待会议详细公布。未来一周,郭澄将为大家逐一剖析各热点行业及改革重点,不妨先从昨天热炒的天然气行业开始。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管网分开、管运分离将列入三中全会改革议题。在此思路指引下,包括油气管网、电网在内的改革将向前推动,更加突出服务性。

随着经济的发展,内地对能源的需求不断增长,但国内原油存量并不丰富,只能透过进口以支持需求。

  无论是油气管网,还是电网改革,都是为了形成有效的价格发现机制,推动行业的开放和效率提升。不过也有知情人士称,三中全会一般不会涉及行业改革的细节,只是提出一些原则性、政策性的方向,可能只是一笔带过。

8463.com,数据显示,内地去年生产原油2.04亿吨,进口2.8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约58%。今年内地的经济增长虽然稍为放缓,但对原油的需求并未减少,1至9月进口原油2.1亿吨,按年增长5.4%。

  油气管网准入突破

中石油恐成改革对象

  目前,我国油气管网总里程达到10.6万公里。其中,天然气管道6万公里,原油管道2.6万公里,成品油管道2万公里。初步形成了横跨东西、纵贯南北、连通海外的油气管网格局。天然气管道规划的西北、东北、西南和海气登陆通道,只剩下东西两线与俄罗斯的天然气管道还在谈判中,大格局已形成。

过度依赖进口原油,不但不利中国的能源安全,燃烧石油所产生的污染,亦令中国感到困扰。最近十年,中国开始积极拓展清洁能源,但水电及核电有其局限性,光伏电及风电则仍未成熟。当看到美国在天然气方面的发展十分迅速,中国亦希望能加快拓展自己的页岩气。

  长期研究管道的中石油规划院一位人士称,现在天然气管道6万公里是2011年底的数据,到2012年底初步统计天然气管道已达到6.7万公里。

可惜,由于技术原因,中国纵有丰富的页岩气蕴藏量,但暂未全面开发,且开发成本亦比美国更高。因此,实际应用仍然只在空谈阶段。

  而截至2011年底,美国输气管道已达36万公里,相比而言我国天然气管道里程仅是美国的零头,而且中国的天然气管网建设起步晚,基本由中石油一家公司垄断。

难怪一众页岩气概念股,经过一轮炒作后,由于缺乏业绩支持,大多无以为继。

  随着国家逐渐放开非常规天然气领域的勘探开发,以及煤制气等项目的建设,气源进一步多元化。天然气管道成为影响天然气消费的一道障碍。

直到上月,有消息指出,内地解决了页岩气开采的相关技术问题,蜀南地区有60多口页岩气气井已进入商业开发。本来,掌握油气开采技术的中石油(857),是页岩气发展的当然受惠者。只不过,上月集团多名高层涉贪下台,有传集团将成为今次“三中全会”的主要改革对象,受惠程度或因此受限。

  为此,外界有消息称,油气管道业务将从上下游一体化经营中分离,组建国家管道公司。国研中心的研究方案提出,组建区域性油气管网公司。

其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撰写的“383方案”中已提到,要推进石油天然气行业的改革。放宽非常规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市场准入,加速相关资源的勘探开发。“将石油天然气管网业务从上中下游一体化经营的油气企业中分离出来,组建若干家油气管网公司,并建立对油气管网的政府监管制度”。

  一位能源官员对记者称,这些消息无从确认,目前监管机构还没做好组建国家管网公司的准备。

此前,内地媒体便已引述消息指出,中石油可能面对整改,或以大型区域为核心进行整合,拆分成华北、华南、东北等五至六个区域性的公司;而各个公司将分别专注不同业务,例如炼油、石化,便是华北及东北公司的主要业务。

  中国石油大学副教授陈守海一直跟踪研究国内外的天然气管道监管体制,他认为关键不在于组建什么样的公司,而在于输送和销售的严格分离,保证管道的中立,加强监管。

中央是否决心动如此“大手术”,暂难肯定;但若要做到中央提倡的打破垄断,并引入民企发展,大改革似乎在所难免,巨无霸中石油难免成为“开刀”对象。

  与此同时,《天然气基础设施管理办法》正在征求意见,这个办法提出了第三方准入、管道连接机制,以及要求管道公司独立核算等办法。

上市公司现存利益或未必受到太大损害,改革或将从母企开始。但在引入竞争的要求下,公司未来的增长必将受限。

  上述官员称,国内的天然气管道还需要加快建设,形成更为完善的管网,可行的是先推动严格的第三方准入,加强监管,一步步推动管道的发展。

昨天,国家能源局网站公布《页岩气产业政策》,提出把页岩气开发纳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鼓励企业进入页岩气销售市场。同时,还提出多项支持政策,包括鼓励地方财政对页岩气生产企业进行补贴;对页岩气开采企业减免矿产资源补偿费、矿权使用费等多项税费。

  电改硬骨头

在政策扶持下,页岩气行业发展亮丽,惟在政策改革的影响下,目前的石油“大佬”未必能成为最大的受惠者;相反,其他中型企业或能拓展全新的发展空间。

  相比油气管道放开的迷惑,电改显得更为复杂。

由中石油分拆出来的昆仑能源(135),或能得到最大得益,过去半年该股股价已由高位回落,现价颇为吸引。

  电改从2002年启动,确立了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网的原则,但至今只有厂网分开完全实现。

此外,提供油气田开发技术服务及管材服务的安东油田(3337),提供管道服务的胜利管道(1080)及珠江钢管(1938),相信亦可分一杯羮,值得投资者留意。

  “总的来说,电改是为了促成电价市场化形成机制,至今这一点都没有实现。”参与过2002年电改方案设计的人士对记者称。

正如郭澄昨天所说,未来中国的改革方向,将以平衡发展为主题。所以,过往的巨无霸必将成为整治对象。

  此前本报记者曾报道,以推广直购电和对电网企业定位为要点的新电改方案正在酝酿中。

  国研中心的改革方案也建议:引入大用户直购电,建立实时竞争发电市场,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开展“竞价上网”,形成以双边合同市场为主、实时竞争市场为辅的竞争性电力市场。推进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等。

  “电价是电改的核心。”曾在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担任副司长的刘振秋称,“通过实行标杆电价,政府的自由裁量权已经大为减少。”

相关文章